climax新闻网

首页 > 龙都国际娱乐官网 / 正文

龙都国际娱乐平台

网络整理 2018-02-02 龙都国际娱乐官网

被誉为“铁流雄鹰”的虎将罗元发

文/何立波

罗元发是我军一员著名虎将,参加过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保卫祖国领空的许多著名战役,1955年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罗元发的部队作战勇敢,如“狼牙山五壮士”、营盘岭“特等爆破英雄”曹德荣等就是杰出代表。在延安保卫战中,罗元发指挥教导旅坚守七天七夜,铸就挤不烂、打不垮的“铁脑壳”,罗元发也由此被誉为“铁流雄鹰”。贺龙曾赞扬罗元发的部队“不仅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部队,而且是一支非常遵守纪律的部队”。对罗元发将军战斗的一生,张震将军有诗赞道:“金戈铁马岁月稠,南征北战几十秋。老骥伏枥书青史,白发丹心照神州。”

湘江战役担任阻击任务,掩护中央纵队安全渡江

罗元发1910年生于福建龙岩龙门镇龙门村,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工农红军。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3军团5师15团政委罗元发参加了长征。1935年1月下旬,中革军委决定分四个纵队从新安、全州之间渡湘江。罗元发所在5师奉彭德怀军团长的命令,以急行军日夜兼程每天100余里的速度,抢占湘江渡口。军团配属炮营给5师。李天佑师长命令14团和15团担任掩护中央纵队安全渡江的任务,以急行军迅速赶到新圩附近,利用有利地形,控制最高点构筑工事,阻击桂系白崇禧部队的进攻,保证中央纵队安全通过湘江。军情十万火急。这时又传来了军团首长的电报:“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坚持三至四天。”15团重任在肩,团政委罗元发和团长白志文简短布置后,迅速带领部队到达制高点,构筑工事,组织防卫。大家摩拳擦掌,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这时,师首长告诉罗元发等人:“武亭带领军委炮兵营和你们一起完成这次任务,他们会用火力支援你们。”

敌人沿着大路正向新圩疾进。红1营在前面战斗最激烈,敌人蝗虫般蜂拥在红军阵地前。敌人向红军前沿冲击,冲到红军前沿阵地几十米处。阵地危急,有的阵地即将被突破。此时,军委炮兵营的大炮向敌发起轰击,敌伤亡惨重,惊慌溃退。第一天战斗,罗元发指挥部队打垮了敌人多次进攻。红15团也伤亡130余人。

傍晚,敌人增加了兵力。翌日拂晓,敌人集中兵力再次发起进攻,战斗更加惨烈。罗元发等在阵地前沿指挥,观察敌情。敌军大部队两个团的兵力向我阵地攻来,并以一部兵力向侧翼迂回包围。经过多次反复冲杀,由于敌人炮火配合步兵进攻更加猛烈,红1、3营伤亡增加,前沿几个小山包丢失。地形条件不利于固守,但罗元发等人还是下令红军战士们一直坚守着阵地。战斗到中午,敌人又集中兵力,向红军阵地发起攻击。这时李天佑师长打来电话说:“一定要坚守住阵地,才能完成掩护中央纵队和红军主力安全渡江。”这时候,三个营长已有两个牺牲,全团伤亡达到200余人。师领导知道后派人到罗元发所在团慰问,并告诉他们接到军团通报:“中央部队正在渡河,兄弟部队大部分已经过去了。”

被誉为“铁流雄鹰”的虎将罗元发

◆1937年罗元发(前右二)和红一师师团干部在陕甘宁边区。

罗元发也明白自己的任务艰巨,部队伤亡再大阵地也要坚守住。如果敌人攻占阵地,新圩渡口被敌人控制,那后果就不堪设想。罗元发向师领导建议:“我们坚守住阵地,无论如何要顶住敌人的连续进攻。同时,也希望中央纵队能快速过河。中央纵队抬着许多笨重的机器、坛坛罐罐,如果能轻装,行动起来就快得多。中央部队早过河去,我们就放心了,也使部队减少伤亡和损失。”战斗依旧打得很惨烈,不久,罗元发和团长白志文都负了伤。白志文伤很重,被抬下阵地。罗元发头部负伤,疼痛难忍,但仍坚持指挥战斗。团参谋长何德全向师部报告战况后,师领导当天下午便派师参谋长胡浚来代理团长指挥部队继续战斗。

第三天,部队伤亡更大了。罗元发把2营预备队和团部机关的警卫、通信、参谋、干事都组织起来投入了战斗。师参谋长胡浚光荣牺牲。全团干部战士伤亡过半,约700余人。有的连队只剩下十几个人,战士们仍坚守阵地。营长负伤连长主动代理,连长伤亡排长代理。可红军阵地却一直坚如磐石。12月1日下午,罗元发带领战士用血肉之躯完成阻击任务,把防务移交其他兄弟部队,才迅速过湘江,追赶主力部队。但罗元发的许多同乡,由闽西红军6000余人组成的红5军团第34师,为了掩护兄弟部队渡过湘江,被敌切断,未能过江,绝大部分英勇牺牲。

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罗元发于1936年1月出任重建后的红1军团第1师第1团政委。2月15日,罗元发和新任团长陈正湘奉命率团参加东征战役。5月中旬起,罗元发又参加了西征战役。同月,他任第1师政治部主任。

黄土岭击毙日军中将阿部规秀

1937年8月25日,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后,罗元发出任第115师独立团政训处主任。10月23日,独立团扩编为独立第1师,下辖3个团,杨成武任师长,邓华任师政委,罗元发任师政治部主任。11月7日,晋察冀军区成立,聂荣臻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下辖4个军分区,第一军分区由杨成武任司令员,邓华任政委(邓华1938年2月率独立师3团赴冀东工作,同年5月担任八路军第4纵队政委),罗元发任政治部主任。

1939年10月底,日军调集重兵对晋察冀边区进行冬季大“扫荡”。11月3日,一分区在涞源雁宿崖歼灭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500余人,激怒了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他亲率1500多兵马,连夜扑向雁宿崖寻找我军主力决战。

几次扑空,报仇心切的阿部规秀得到情报,说黄土岭附近有八路军主力活动。6日晨,阿部规秀率领大队人马杀向黄土岭,企图与八路军决战。杨成武、罗元发早在这里布下了“口袋”。黄土岭,位于河北涞源、易县交界处,是太行北部群山中的一个垭口。由黄土岭通向易县,先是一条5里长的山谷,然后才是平坦大道。在八路军完成伏击准备时,素有“山地战专家”之称的阿部规秀恍然大悟:八路军是“以一部兵力引诱我方主力向黄土岭附近集结,企图从我旅团背后进行攻击”。为避免被歼,他在7日凌晨决定收兵返营。

被誉为“铁流雄鹰”的虎将罗元发

◆1939年6月,罗元发在唐县与晋察冀军区主要领导干部合影。前排左起:王震、舒同、罗元发、萧克、朱良才、刘道生。后排左起:陈漫远、赵尔陆、马辉之、程子华、王平、彭真、聂荣臻、关向应、邓华、孙毅、许建国。

7日清晨,天空飘着细雨,山谷里弥漫着浓浓的雾气。就在这一片雾气之中,日军开始行动。罗元发后来回忆说:“阿部规秀在山地战中确实有一套。前进时非常警惕,总是由约30多人的先头部队携好几挺轻重机枪,先行占领路侧小高地,然后大队才跟进。这样反复交替前进,足以看出阿部规秀是个很难对付的劲敌。”

阿部规秀在3个多小时后,才把主力带进峡谷。随着杨成武一声令下,数千支步枪、100多挺轻重机枪同时开火,把日军压在两三公里长、百余米宽的山谷里。激战中,1团长陈正湘发现在一座独立院落后的小山包上有几个军官正在用望远镜进行观察,他判断独立小院是敌人的指挥所。炮兵连连长杨九坪立即奉命用迫击炮进行炮击。一发炮弹在屋门口爆炸,弹片飞进屋内,击毙阿部规秀。黄土岭一战,日军死伤900多人,秋季“扫荡”被彻底粉碎。而直到聂荣臻司令员打来电话,杨成武才知道打死了阿部规秀。黄土岭成了日军的伤心岭。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俊哀叹:“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

年底,罗元发任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被誉为“铁流雄鹰”的虎将罗元发

◆1940年,在易县狼牙山下的周庄一分区司令部合影。右起:杨成武、罗元发、徐德操、王道邦。

1941年8月,日军华北方面军调集7万余人,开始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罗元发和杨成武根据聂荣臻命令,率领第一军分区部队进至易县狼牙山地区。9月24日,日军3500余人对狼牙山地区进行围攻。为掩护被围数万群众和当地党政机关转移,杨成武、罗元发一面令第3、第20团猛攻管头、松山、周庄一线,调动日伪军;一面令第1团掩护群众和军区机关转移。第1团7连在完成掩护机关、部队和群众转移的任务后,为甩掉尾追日军,遂以第6班掩护全连转移。该班5名战士坚定沉着,将日军引向狼牙山棋盘沱主峰,浴血奋战12小时,毙伤日军90余人。最后在子弹耗尽、日军蜂拥而至的情况下,5名战士毅然跳下悬崖,3人壮烈牺牲,2人负伤后被救。1942年春,狼牙山纪念塔落成,杨成武、罗元发等撰写了碑文。

被誉为“铁流雄鹰”的虎将罗元发

◆1941年,罗元发(右九)与杨成武(右五)、陈海涵(右二)和狼牙山五壮士中的宋学义(右七)、葛振林(右三)合影。

1945年6月,作为晋察冀根据地雁北地区代表的罗元发参加了中共七大。会后罗元发迫不及待地要求回前线去,组织决定让他留在延安的教2旅工作,担任政委。随后,毛泽东亲切接见了罗元发,鼓励他把教二旅的工作做好,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罗元发愉快接受了任务。

在教2旅驻地金盆湾、南泥湾,罗元发一面继续组织生产,一面加紧部队的训练和战备。不久,教1旅和教2旅合并,成立教导旅,罗元发任旅长兼政委。

延安保卫战:铸就挤不烂、打不垮的“铁脑壳”

1947年3月初,蒋介石命令胡宗南整编第1军、第29军,在董钊和刘戡的统率下发动了向陕甘宁边区的重点进攻。面对汹涌而来的国民党胡宗南部队,党中央作出的反应是:主动撤离延安,留一座空城给胡宗南。同时,毛泽东作出决定,中央不过黄河,留在陕北,意在牵制胡宗南部队,并在运动中集中优势兵力逐批加以消灭。还决定由彭德怀指挥在陕北的2万余解放军,实施统一的作战行动。为了掩护中共中央机关和延安居民安全撤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旅及警备第3旅第7团,由旅长兼政委罗元发指挥,受命在延安以南临镇、金盆湾及牛武、茶坊一带负责防御。

3月12日拂晓,国民党军空军出动飞机开始轰炸。部队立即吹起了防空号。罗元发一面指挥部队隐蔽,一面迅速组织对空射击。几十架敌机一批又一批飞来,阵地上顿时一片尘烟。飞机轰炸了整整一天。罗元发清楚,这是胡宗南的开场锣鼓,真正的战斗还未开始。

3月13日8时许,战斗打响了。敌整编27师轻装奔向临镇,先与教导旅的警戒分队接上了火,紧接着与教导旅2团和警卫营展开激战。敌整编第1师和整编90师进攻的方向是南泥湾东侧和金盆湾。他们采取集团进攻和迂回包抄的方式,向守在这里的教导旅1团扑去。这样,教导旅与胡宗南的右路兵团全面接上了火。打得最激烈的要数金盆湾,国民党军第90师代师长陈武很想在这次进攻中露一手。他兵分两路,向1团防御阵地猛扑过来。战斗持续了一整天,陈武的多次进攻均未能奏效。其他地方与金盆湾阵地一样,敌人未进得半步。胡宗南见进攻受挫,严斥董钊和刘戡不惜一切代价,必须在三天之内拿下延安。

3月14日,战斗一开始,敌机一批又一批对教导旅阵地狂轰滥炸。罗元发在指挥所里用望远镜向外看,数十里战线的阵地上翻腾着浓烟烈火。轰炸后,敌人向我阵地发起猛烈攻击。这一天,陈武改变了战术,向教导旅1团和2团的接合部发动了猛攻。这个接合部,罗元发仅放了不到3个连的兵力。尽管3个连打得非常英勇,但毕竟寡不敌众。见阵地有可能被敌人中间突破,罗元发立即命令旅直特务营前去增援。特务营上去了,一连打垮了敌人多次进攻,在我阵地前沿,敌尸堆积如山。

过了不久,敌人又动用了约3个团的兵力,在督战队的威逼下,向我阵地压来。子弹打光了,手榴弹也扔的差不多了,战士们就上了刺刀,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激战至15日夜晚,罗元发命令部队撤至马坊、南泥湾一带第二道防线。入夜,罗元发下令各团连夜抢修工事,加紧在阵地前沿和各大小道路布设地雷。胡宗南三天攻占延安的美梦破灭了。

根据三天来的战斗情形,毛泽东亲自签署命令:“教导旅、二纵队(王震部)为左兵团,归王震、罗元发同志指挥,在王震未到前,归罗元发同志指挥。教导旅在南泥湾、金盆湾、临镇、松树岭地区组织防御战斗。上述地区至少坚持7天。”罗元发接到命令后,立即进行研究,调整了部署,加强了火力。

3月16日开战后,董钊把进攻部队全部拿了出来,向教导旅各阵地发起攻击。教导旅官兵几乎以白刃战的方式,与冲上来的敌人展开厮杀。防御阵地一次又一次地被敌人撕开口子,还未待敌人立足站稳,指战员们又立即冲了上去把撕开了的口子补上。教导旅如同一道铜墙铁壁,挡住了敌人的进攻。部队已连续苦战了五天五夜。根据战场实际,罗元发再次命令部队撤至松树岭一带第三道防线。松树岭防线是教导旅保卫延安实施阻击的最后—道防线,罗元发再一次对部队作了动员,下令将旅直机关人员和预备队派到各团加修工事,支援部队,准备迎接一场更大的恶战。

被誉为“铁流雄鹰”的虎将罗元发

◆1947年,罗元发(中)与延安教导二旅领导饶正锡(左起)、陈海涵、邱慰、刘少文。

敌人见我教导旅不断收缩,退至松树岭,17日的进攻更加凶猛,妄想一举攻克松树岭。中午,松树岭以南的磨盘山阵地陷落了。这是教导旅1团防御阵地的支撑点,如果不能及时夺回,敌人就有可能断我侧背,对我进行迂回包围。更严重的是,就可能畅通无阻地翻过山峁,沿着大道,直逼延安。情况十分危急,罗元发拿起电话:“罗团长吗?把你的一营预备队给我拉上去,不惜一切代价,把磨盘山从敌人手里夺回来!”1团1营上去了。经数小时激战,磨盘山重新回到我们手中。1团防御阵地稳住了,整个松树岭防线稳住了。

战斗至18日下午,教导旅伤亡很大。罗元发下令旅直机关参谋、干事等非战斗人员全都上战场。令罗元发欣慰的是,教导旅完成了抗击七昼夜的任务。罗元发兴奋地向团以上干部宣布了彭总的命令:“中央机关及延安居民已安全疏散完毕,教导旅七天七夜的抗击任务已经完成,命令你们于今晚22时,将所有部队撤至青化砭以东隐蔽集结,待命歼敌。”

七天七夜,罗元发指挥部队在兄弟部队的紧密配合下,大量杀伤了敌人的有生力量,毙伤敌5000余众,掩护了党中央机关的转移,赢得了时间,向党和人民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彭德怀高度评价了教导旅保卫延安之战的重大贡献,分析了敌我态势,要求罗元发把部队隐蔽好,寻找战机,打击敌人。罗元发指挥的金盆湾阻击战,与后来的塔山阻击战、黑山阻击战一起,被写进了我军军史,罗元发因此被赞为挤不烂、打不垮的“铁脑壳”,威名远扬。

新疆剿匪记

1949年9月下旬,汇集在酒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军、第6军接到了进军新疆的命令。从酒泉到迪化(今乌鲁木齐)要穿越一千多公里的荒漠,翻越终年积雪的天山。由于苏联支援了40架“里尔”运输机,解放军可以空运入疆。6军军长罗元发说,对于飞机,大家都有一种神秘感,很多人觉得自己一下子由“土八路”变成了“洋八路”。11月4日,罗元发、张贤约率第6军开始了人民解放军进军史上规模空前的空运、车运。从10月23日起,第6军两支骡马大队500多名指战员徒步带着2027匹骡马和骆驼,克服各种困难,经68天行程,于12月底前全部抵达迪化、绥来、古牧等地区。

1949年底,解放军终于把五星红旗插到了伊犁河畔。新疆解放后,罗元发兼任中共迪化(北疆)区委书记和迪化军区司令员,全面负责北疆的军事和党务工作。部队一到驻地,罗元发即指示各级政治机关,派出得力干部到各县发动群众,开展改造旧政权、实行减租减税、培养民族干部等工作,同时组织部队开展生产、平息叛乱。

新疆和平解放后,国民党军起义部队绝大部分都遵守和平起义宣言,维持了社会治安,但也有极少数反动分子不甘心失败制造叛乱事件。

1950年3月上旬,为稳定新疆局势,保卫各族人民的胜利成果,新疆军区决定成立北疆剿匪指挥所,由罗元发任指挥,组织部队对北疆地区的股匪分东、西两线展开全面围剿。3月24日,驻阜康的原国民党骑兵第7师特务营400余人发生叛乱,并于当夜将阜康东九运街洗劫一空。罗元发得到情报后,立即命令第17师副师长袁学凯率领部队迅速围歼叛军。25日清晨,袁学凯率部从迪化出发,在甘河子地区对叛军实施迂回包围。战斗仅仅用了3个小时,即生擒叛军首领马占林,击毙匪首冶生林,大部分叛军被歼。残余叛军逃至巴里坤,也被第5军第40团第3营歼灭。第6军与第5军密切配合,经过近1个月的围追堵截和政治争取,歼匪1711人,各路叛乱均被平息。

被誉为“铁流雄鹰”的虎将罗元发

◆1950年3月一野六军军长罗元发为追剿叛匪作战有功部队颁奖。

原国民党阿山专员乌斯满是哈萨克部落头领,又是国民党高级官员,同国民党的哈密专员尧乐博斯、原国民党新疆省财政厅厅长贾尼木汗相互勾结。1950年3月,趁着各族群众还不太了解共产党,而解放军官兵又忙于大生产的时机,乌斯满等人在昌吉、呼图壁、玛纳斯、阜康、奇台、木垒、巴里坤、伊吾和迪化的南山等地发动武装叛乱,匪徒连同被胁迫的民众一度达到4.5万人。到1950年12月,这股叛匪杀害各族群众1175人,抢劫各类牲畜34万多头。

面对叛军、惯匪、特务、境外势力相互勾结的嚣张气焰,中共新疆分局果断决定派兵围剿。4月11日,罗元发令第6军第16师由镇西、奇台等地出发,直指乌斯满匪帮驻地巴里坤草原东北的红柳峡。红柳峡地形复杂,气候恶劣,夜里气温能降到零下30多摄氏度。乌斯满对匪徒吹嘘:“现在形势对我们有利,解放军害怕我们,不敢打了。凭我们熟练的骑术,精准的枪法,一定要和他们见个高低。”部队冒着特大暴风雪和零下30摄氏度的恶劣天气,经三昼夜行军,终于占领红柳峡,歼叛匪630余人。乌斯满和贾尼木汗率部北逃至奇台县北部黑山头地区,尧乐博斯率残部逃到镇西附近,部分叛匪投诚。第16师于5月14日兵分三路向黑山头等地进剿,于18日将乌斯满匪部包围,歼其1100余人,残部逃向奇台县北部北塔山地区。接着,第46团等剿匪部队对尧乐博斯残匪进行连续追击,共歼其450余人。5月26日,第17师第49团、军骑兵团和第5军第40团奉命向北塔山区的乌斯满残匪发起追击战。在穿越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时,部队缺粮断水,战士杀马充饥,追至黄草湖、七里山、三道白杨沟等地,消灭叛匪1230余人,活捉匪首贾尼木汗。7月18日,乌斯满与尧乐博斯逃往甘肃河西地区。不久,尧乐博斯经西藏逃往印度,后到台湾。到1951年上半年,新疆大股匪帮已被击溃,剿匪斗争获得重大胜利。

负责首都防空工作,指挥击落台湾U-2侦察机

1955年9月,罗元发被授予中将军衔,并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7年7月,罗元发从南京军事学院毕业,担任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特别叮嘱罗元发:“你到北京后,一定要特别注意,绝对保证首都的领空安全。”经过和刘亚楼谈话,罗元发感到责任重大,下决心把北京军区空军建设好。

这期间,台湾当局空军常出动飞机侵犯大陆,并屡有窜犯首都领空的企图。而北京军区空军的防空体系尚不完善,部队装备很差,雷达、高射炮、歼击机的数量很少,地空导弹部队还未组建,与保卫首都领空的要求很不适应。1958年下半年,在中央军委和空军直接领导及各有关部门配合下,北京军区空军组建了第一支地空导弹部队。紧接着又组建或扩建了歼击机、轰炸机等航空兵部队,以及雷达、高射炮等部队,并在北京、内蒙古、山西、山东、江苏的徐州和连云港等地区陆续建立起航空基地,初步形成了首都防空体系。

被誉为“铁流雄鹰”的虎将罗元发

◆1959年,罗元发参加劳动。

1958年7月间,为配合陆、海军部队炮击、封锁金门,夺取福建地区制空权,罗元发奉命派遣航空兵部队分期分批地入闽作战锻炼。参战的航空兵部队每次转场前,他都嘱咐带队领导干部,要服从福州军区空军的领导,坚持从实战出发,根据敌情变化,不断改进作战方法,确保作战任务的胜利。按照罗元发的指示,参战航空兵部队胜利完成了任务。

1959年以后,干扰与反干扰斗争日益突出。罗元发根据空军军训部的要求,把反干扰作为重要战术训练课目提到训练日程。从1月到10月,除组织航空兵部队派遣飞机参加干扰飞行外,罗元发还组织所属雷达站和高射炮、探照灯部队参加训练。各兵种战术技术水平有了明显提高,战斗力明显增强。

10月7日,一架国民党空军RB-57D型高空侦察机于11时22分飞至北京东南480公里上空,罗元发命令地空导弹部队进入一级战斗准备。 11时50分,地空导弹第2营制导雷达在飞机距离阵地115公里时捕捉到目标。罗元发命令第2营“坚决消灭敌机!”营长岳振华随即定下射击目标。12时04分,三发导弹腾空而起飞向目标,将RB-57D高空侦察机击落。飞机残骸坠于通县东南18公里处,飞行员王英钦毙命。这次胜利,创造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先例。

1960年3月,罗元发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空军司令员。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苏关系恶化,苏联当局撕毁协议,撤走专家,停止援助,航空发动机、零备件和燃料供应出现严重短缺。为了克服困难,坚持训练,罗元发采取集中使用有限的航空器材和燃料,有重点地保证有关飞行员的训练。1960年底,空军党委又提出“地面苦练,空中精飞”的要求。按照这一要求,罗元发领导军区空军航空兵部队迅速掀起地面苦练的热潮。1961年,空军航空兵部队体制实行“基地化”改革。按照新的体制,航空兵部队和基地是一个整体的两个组成部分,基地隶属于航空兵师。根据空军党委的决定,罗元发积极推进这一改革,领导军区空军所属基地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在规定的时间对所属地基本调整完毕。

台湾当局空军RB-57D飞机被击落后,对大陆的高空侦察间断达2年零3个月之久,直至1962年1月才改用美国U-2飞机恢复侦察活动。至6月底,台湾当局空军出动U-2飞机11架次,活动范围遍及大陆大部分省区。经中央军委批准,根据军委空军决定,罗元发派出保卫要地的几个地空导弹营离开北京地区,在U-2飞机活动的航路上机动设伏。9月9日8时32分,地空导弹第2营在南昌击毁U-2型飞机一架,荣立集体一等功。此后,台湾当局空军为防止U-2型飞机再遭击落,在飞机上加装了电子预警系统。针对这一情况,北京军区空军导弹部队提出了“近快战法”,罗元发批准了这一战法,并组织部队进行了艰苦训练。1963年11月1日,地空导弹第2营按照“近快战法”,在江西九江地区再一次将U-2型飞机击毁。1964年7月7日,地空导弹第2营在福建漳州第三次击毁U-2型飞机。1965年1月10日,国民党空军一架U-2型飞机飞至包头上空。我地空导弹第1营在营长汪林指挥下,使用反干扰设备和“近快战法”,将其击中,生俘国民党空军少校飞行员张立义。

被誉为“铁流雄鹰”的虎将罗元发

◆1981年,罗元发与黎斌在新疆乌鲁木齐市留影。

1968年9月,周恩来与罗元发谈话,告诉他要调他到国防科委工作。9月29日,罗元发被任命为空军副司令员兼国防科委副主任。1979年4月,经总政治部批准,罗元发任国防科委顾问组组长。从1981年开始,罗元发集中精力着手撰写反映人民解放军第6军战斗历程的长篇回忆录《战斗在大西北》。1982年10月,罗元发给中央军委写报告请求离休,并获得批准。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战斗在大西北》在1983年付梓。罗元发在撰写回忆录的同时,还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活动,担任了中国贫困地区文化促进会、闽西地区扶贫促进会的顾问。1988年7月,罗元发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5年8月,27万字的《罗元发回忆录》出版。2001年5月,书名改为《罗元发将军回忆录》并再版,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作序。2010年5月10日,罗元发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注明转自《党史博采》。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

本文作者:党史博采(今日头条)

Tags:狼牙山   第6军   罗元发将军回忆录   地空导弹   党史博采   阿部规秀   罗元发回忆录   杨成武   部队   胡宗南   黄土岭   战斗在大西北   延安   罗元发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