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max新闻网

首页 > 龙都国际娱乐官网 / 正文

龙都国际娱乐平台

网络整理 2018-02-02 龙都国际娱乐官网

吴德的风雨人生(下)

文/姜毅然 霞飞

在1970年的庐山会议上站到了毛泽东一边

1970年,中央在庐山召开九届二中全会。这次会议原来的议题是讨论修改宪法和国民经济计划。但是,林彪却在这次会议上搞突然袭击,提出天才论和设国家主席问题,由此引发了庐山上的一场斗争。

吴德是九大中央委员,自然是参加这次会的人员之一。他于1970年8月上了庐山。但他对会前中央高层的不同意见和斗争并不清楚。吴德在长期革命工作实践中养成了一种谨慎的性格,这对他帮助极大,因此,尽管他对中央高层的政见分歧不清楚,却也没有跟着林彪、陈伯达一伙提要设国家主席。吴德后来回忆说,8月23日下午林彪讲了话。林彪是党中央副主席、副统帅,是毛主席的接班人,我当时认为林彪是代表中央讲话的,没有感觉出林彪的讲话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但是,吴德也没有特别响应林彪的讲话。这也有一点偶然因素。林彪8月23日讲话,24日分组讨论。24日的上午,只是听林彪的讲话录音,反复听了两遍。小组会上大家来不及发言。24日下午,小组讨论发言,而正巧吴德被叫去整理学习毛主席著作、毛泽东思想的材料,没有参加下午的讨论,因此,下午华北组讨论时,陈伯达的发言他没有听到,自然,他自己也没有发言。散会后,他才听吴忠说,在小组会上,陈伯达和汪东兴在发言中都提出有人反对毛主席。吴德听到这个话,就问:是谁反对毛主席?但陈伯达、汪东兴都没有点名,吴忠自然也不知道指的是谁。吴德便处在疑惑中,他也就不好表态了,只是打听消息。吴德向李雪峰打听,向汪东兴打听,向解学恭打听,都没有得到清楚答复,吴德也就没有表示什么意见。但是,当小组讨论整理出简报后,要吴德签字,他签了个“吴”字。这个简报就是毛泽东后来批的华北组简报。对这个签字,吴德后来还做过检讨。

吴德的风雨人生(下)

◆吴德(左二)陪同周恩来会见外宾。

但是,吴德总体上来说,在庐山会议上是采取了慎重的态度。他在8月25日上午的华北组讨论会上仍然没有发言,当聂元梓到处串连,说要把反对毛主席的人揪出来时,吴德很警惕,他还给周恩来写了一封信,反映聂元梓到处串连,要揪反对毛主席的人的事情,信中还提出,会议有些不正常。他还按照周恩来的意见,组织代表中的工人同志批评了聂元梓,批评之后,他还手写了一份报告给周恩来,周恩来在政治局中传阅了。这件事,吴德还是冒了很大政治风险的。当一些工人代表问吴德怎么样表态时,吴德说:这个态你们怎么表呢?假如问题涉及中央的负责人,按照党的组织原则,应该先报告毛主席,毛主席就在庐山啊。他劝阻一些工人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慎重表态,他还对叶群、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在会上搞串连保持了警惕,会上有不清楚的地方,他都及时向周恩来请示。这些都说明,吴德在这件事情上,还是用心思考过的,他的这种谨慎的性格,使他没有在庐山会议上跟着林彪、陈伯达跑。而且,当毛泽东写了《我的一点意见》,开始公开批陈伯达时,吴德还对李雪峰说了这样的话,毛主席早就讲过不设国家主席,他打过招呼,你们河北为什么还有四位同志发言反对宪法不设国家主席?你们点名批判宪法起草委员会,是怎么回事?

毛泽东发表《我的一点意见》,批判了陈伯达,会议结束时,中央决定让陈伯达等人检讨,这使会议情况明朗化了,大家都赶紧转向,而吴德却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他没有说一句配合林彪、陈伯达的话。但吴德觉得自己曾被陈伯达的讲话所迷惑,在华北组简报上签了字,也有错误,就主动做了检讨。但是,吴德毕竟没有参加8月24日的小组会,在8月25日的小组会上也没有表态,在庐山会议上没有跟林彪跑,这使他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的信任。庐山会议之后,李雪峰被牵连进去,很紧张。周恩来还让吴德去帮助李雪峰,这说明,毛泽东、周恩来都认为吴德在庐山会议上的表现是好的。他受到的惟一批评是,没参加8月24日的小组会,为什么要在简报上签字。

毛泽东说了吴德有德这句话

庐山会议之后,周恩来表现出对吴德在政治上的很大关心。他为了保护吴德,把吴德在庐山会议期间写给他的信,以及吴德组织工人代表批评聂元梓的简报手写稿,交还给了吴德,让他处理掉。周恩来还让吴德揭批陈伯达,不必在会上检讨了。周恩来还向毛泽东汇报了吴德在庐山会议期间和庐山会议之后的表现。吴德按照周恩来的意见,积极参加批陈整风运动,多次在会上发言批判陈伯达,他不光对林彪保持了距离,而且有了足够的警惕。这使毛泽东更加信任吴德了。

1971年9月,毛泽东巡视南方,对林彪集团的反革命阴谋有所察觉。他于9月12日突然回到北京,到达丰台火车站。到达之前,毛泽东已经通知李德生、纪登奎、吴德、吴忠到丰台车站去见面。毛泽东在和吴德等人见面时,发表了重要谈话。毛泽东讲了党的龙都国际娱乐官网上路线斗争的情况,讲了庐山会议的问题,还讲了他在庐山会议后采取了用石头、掺沙子、挖墙角等措施,讲了华北会议问题。最让吴德震惊的是:毛泽东直接把矛头对准了林彪,还提出了庐山会议是第十次路线斗争的问题。

吴德回忆道:毛主席说庐山会议是搞突然袭击,五个常委隐瞒着三个,出简报煽风点火,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庐山会议显然是一次有计划有组织的行动,他们的纲领就是设国家主席、“称天才”。毛主席说,什么顶峰啦,“一句顶一万句”啦,你说过头了嘛!不设国家主席,我不当国家主席,我讲了六次,他们都不听嘛,半句也不顶,等于零。毛主席还说,庐山会议的事情还没有完,黑手不只陈伯达一个,陈伯达后面还有人。毛主席还问我们说,这第十次是不是路线的问题。毛主席说他在陈伯达搞的论天才的材料上加批语,在三十八军的报告和其他文件上加批语是用石头;从中央和各大军区调人参加军委办事组是掺沙子;派李德生、纪登奎到北京军区是挖墙角。毛泽东在谈话中还指出,庐山会议的某些简报是反革命简报。吴德听到此,赶紧检讨说,主席,我还在华北组简报印发前签了字。那个简报是反革命简报,我犯了政治错误。毛主席挥着手说,没你的事,吴德有德。

毛泽东说了这句话,使吴德的心平静了许多。

九一三事件发生之时

吴德在丰台车站听毛泽东谈话之后,心中已经明白了毛泽东的矛头所指就是林彪。他从丰台回来后,直接到吴忠家里谈了很长时间。他们集中谈了毛泽东所说的第十次路线斗争的问题,谈了他们应该怎样认识第十次路线斗争,他们还考虑到了要把毛泽东说的第十次路线斗争的问题传达一下。吴德说:虽然毛主席没有点林彪的名字,但提陈伯达后边是谁已经很明白了,这样,是不是需要将毛主席的谈话先给市委常委或者市委书记们吹个风,以免将来问题出来了,大家没有思想准备。但毛泽东毕竟没有点林彪的名字,吴德和吴忠商量到后半夜一点多钟,也没有考虑好怎么传达毛泽东的谈话。吴德回到家后,就吃了安眠药休息了。但凌晨三点多,他突然接到周恩来的通知,要他立即到人民大会堂去。吴德到人民大会堂时,政治局会议刚散。吴德在东大厅这边的一个房间里见到周恩来时,周恩来正用保密电话跟各大军区联系,通报林彪出逃的情况。吴德心中早就有数,因此一下子就猜到是林彪出事了。果然,周恩来向他通报了林彪叛逃的情况,并且告诉他,北京军区要紧急备战。周恩来还告诉吴德,周宇驰等人劫持一架直升飞机从沙河起飞,飞向外蒙古了,准备迫降它,你们要把北京市郊区各县民兵紧急动员起来,监视飞机降落地点,要让北京卫戍区派部队控制北京郊区的几个机场,防止再有飞机外逃。吴德又向周恩来建议把北京军区的陈先瑞、吴忠找来一起谈。周恩来同意了。周恩来找来陈先瑞、吴忠后,向他们讲了发生的情况,传达了毛泽东、党中央的决定,要求首都立即进入紧急战备状态,指定由吴德、吴忠、杨俊生(北京卫戍区政委)三人负责。周恩来还向他们部署了具体任务。

平心而论,吴德在“九一三事件”发生后,立场是坚定的,他参与处理有关大事,是很得力的。吴德对此一直记忆犹新。吴德和吴忠到北京卫戍区,和杨俊生一起布置了任务。他们布置民兵监视天空,由卫戍区准备好一部分摩托部队,随时可以出发到飞机迫降的地点。他们派卫戍区部队封闭了北京西郊机场、南苑机场、沙河机场、良乡机场、东郊机场,进驻机场的部队全部真枪实弹,对没有周恩来命令强行起飞的飞机,立即开枪开炮。在机场跑道上设置了障碍物,阻止飞机起飞,把飞机上的油料全部抽掉,同时派部队看好油库。对吴德等人的这些工作,周恩来很满意。当外逃的直升飞机被迫降后,吴德等组织人抓住了直升飞机上活着的人,对飞机迫降现场进行了搜索,收集到了一些物品和证据,这对于后来揭发批判林彪反党集团的罪行,起了很大的作用。吴德回忆说:9月13日这天,他们一天也没有睡觉。可见他在这个关键时刻工作紧张的程度。由于吴德在“九一三事件”发生时表现很好,后来,在成立林彪专案组时,中央指定吴德和吴忠参加专案组的工作。从那以后,吴德时常被周恩来叫去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显然,在“九一三事件”发生后,毛泽东和周恩来更加信任吴德了。

一开始,吴德并不知道林彪集团有更大的阴谋。用吴德自己的话说就是当林彪的一些死党被抓起来后,他们才知道有一个“小舰队”,有一个《“571工程”纪要》,才知道他们要搞武装叛乱,计划谋杀毛泽东。在整个粉碎林彪集团的斗争中,吴德是凭着政治经验而在庐山会议上及会议之后采取谨慎态度的。这个政治经验帮助了他。当时的吴德有一个纯真的想法,这就是要紧跟毛主席,一切听毛主席的话,也按照周恩来的意见办事。而当林彪事件出来后,他的纯真想法,就是要全力对付内外勾结的阴谋颠覆社会主义祖国的敌人。

参与抓林彪死党

吴德在庐山会议和发生“九一三事件”后的表现,使他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的信任。此时,中央交给他一些重要任务。这些重要任务中,有一项就是抓林彪死党,主要是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

提议抓林彪死党的,是汪东兴和杨德中。林彪事件出来后不久,他们向周恩来提出: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这些人军权在握,再不动他们很危险,这个事应该处理。周恩来请示了毛泽东,毛泽东同意把黄、吴、李、邱抓起来。周恩来让吴德也参与抓黄、吴、李、邱的事。在小范围会议上,周恩来和吴德等人一起研究了抓黄、吴、李、邱的办法,决定,在送李先念去越南访问的机场上,抓邱会作,然后,通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来人民大会堂开会,传达毛主席的指示,然后把他们抓起来。周恩来让吴德回去后找吴忠,一起落实逮捕、押送、关押的地点等问题。吴德回去后,立即与吴忠找北京卫戍区的领导人共同研究确定了抓捕、押送、关押黄、吴、李、邱的方案,向周恩来汇报后,决定按方案施行。吴德他们安排北京卫戍区一些部队开到人民大会堂附近警戒,还安排一些精干部队进入人民大会堂,实施抓捕。在黄、吴、李、邱住地附近也安排一些部队警戒。吴德还亲自把关押黄永胜等人的地点确定在北京卫戍区的第三师,安排北京卫戍区的司令员、副司令员、副政委陪同被抓者到指定地点关押。这一切落实后,吴德到人民大会堂,向周恩来汇报,参加听汇报的有叶剑英、纪登奎。

第二天即实施抓捕。周恩来、吴德等人到机场送李先念访问越南时,要实施抓捕邱会作的计划。周恩来在机场谈笑风生,镇定自然,让吴德很是佩服,吴德自己后来回忆说,当时,他自己则非常紧张,心里老觉得绷着。从机场回来,周恩来、叶剑英、纪登奎和邱会作谈话,然后由北京卫成区的战士把邱会作带走了。紧接着,周恩来通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到人民大会堂开会。周恩来、叶剑英、纪登奎在那里等他们。周恩来则让吴德和吴忠在东大厅,布置北京卫戍区参加抓捕工作的干部和战士。吴德到东大厅后,把干部、战士都布置好了。黄永胜等先后来到人民大会堂,周恩来、叶剑英、纪登奎出面和他们谈话,传达了毛泽东的决定,吴德则等候在外边,安排战士,出来一个带走一个,但吴德交待战士,只可以陪在黄、吴、李的旁边带他们走,不要动手抓胳膊。最先谈完话出来的是黄永胜,黄永胜刚刚走出谈话的房间,吴德一摆手,几个战士上去,把黄永胜带走了。接着,吴法宪、李作鹏也被先后带走了。抓捕很顺利。完成任务后,吴德也松了一口气。

吴德的风雨人生(下)

◆吴德(右)与陈锡联在主席台。

抓了黄、吴、李、邱等人后,周恩来让吴德参加中央召开的一次中央军委、各总部、各兵种会议。在这个会议上,吴德向周恩来提出,黄、吴、李、邱身边工作的秘书、司机、警卫怎么处理?周恩来决定,找一个地方,把他们集中起来,让他们学习、揭发,但不要让他们太紧张了,黄、吴、李、邱有问题,不等于他们有问题。吴德回去后立即落实这件事情。吴德到北京卫戍区,和卫戍区的领导人一起确定,把黄、吴、李、邱集中在团河附近的一个农场学习。本来这个农场有一个连的部队,足够用了。但吴德还是不放心,他又调北京卫戍区的一些干部去这个农场,负责看管集中学习的人。接着,吴德即下令北京卫戍区的一些部队,把黄、吴、李、邱身边工作人员集中起来。

当吴德把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的身边工作人员都集中到团河附近那个农场,并且严加看管之后,让下边负责这项工作的人写了一个报告。吴德仔细审阅后,认为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才向周恩来报告,请周恩来放心。吴德后来回忆说:处理完这些事情后,他自己已经有两天一夜没有睡觉了,眼睛通红,脑子都发木了。吴德在处理这一切事情时,表现出了对毛泽东、党中央的忠心和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周恩来对此是十分满意的。毛泽东也对吴德这一段的表现和工作态度十分满意。不久,毛泽东亲自提名,在他会见一些外宾时,让吴德也参加会见。还让他去北京机场去迎接。毛泽东在一次会见外宾前与吴德等人谈话时,还谈到,治病救人嘛,但林彪有病也不让治。毛泽东说,原来准备在三中全会时解决这个问题,并且准备安排林彪的工作的,毛泽东还说,高岗如果不自杀,也准备安排他工作。从毛泽东的这次谈话中,吴德认识到,林彪一伙,完全是自绝于人民。

吴德在庐山会议上和林彪事件发生后,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都站在毛泽东一边,听周恩来的话,他在处理林彪死党问题上考虑得也很周到。但是,吴德对林彪一伙在庐山会议上和之后的活动,并不清楚,对林彪集团的反革命性质,一开始也不很清楚。他完全是凭着对毛泽东的忠诚,凭着他多年养成的慎重对待政治风浪的经验,来决定自己的行动的。吴德对林彪集团性质的认识,是在林彪事件之后才提高的。吴德后来说:林彪事件后,我认真学习了毛主席在庐山会议后的一系列讲话、批示,受教育最深的就是毛主席在领导粉碎林彪反革命阴谋这一惊心动魄的斗争中,始终相信我们的人民、始终相信我们的党、始终相信我们的军队。吴德通过林彪事件,对毛主席更加信服了,更崇敬了。他后来多次深情地说,毛主席就是这样,在他老人家的一生中,对我们党内和国家生活中存在的各种问题、缺点、错误、困难,始终予以高度重视,并相信我们的党只要依靠群众就会有力量解决这些问题,就会有能力领导我们的国家继续前进的。吴德还说:毛主席他老人家之所以能够识破、战胜我们党龙都国际娱乐官网上前所未有的林彪反革命集团,我想除了他老人家领导党、军队在几十年浴血奋战过程中积累的丰富的斗争经验之外,还由于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的根基仍然在“文化大革命”中保存着,我们的党、军队、国务院没有被摧毁并且还能维持统一;尤其重要的是我们的人民坚信社会主义制度,毛主席亲手缔造和领导的党和军队,他所创建、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亿万人民,始终把毛主席看作是自己敬爱的伟大领袖。

抵制四人帮

林彪事件后,吴德得到了毛泽东的赏识,毛泽东重用他,周恩来也重用他。在处理林彪死党时,毛泽东和周恩来就授予了吴德许多特别的权力。当时,北京军区实际上归吴德领导了,凡是北京军区作出重要决定,都要吴德参与意见,后来,基本上就是听吴德的指示了。北京卫戍区部队更是直接受吴德的调动、指挥。这在非常时期,是一项重要的授权。因为在当时北京卫戍区的地位和作用十分特殊,它实际上是保卫党中央和毛泽东的一个关键军事部门,毛泽东、周恩来能够让吴德亲自指挥北京卫戍区部队,这对吴德该是多么大的信任!

吴德的职务也在上升。1972年初,他已经参与中央的一些重要工作。 1972年4月,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北京卫戍区第一政委、北京军区政委。1973年5月,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并参加政治局的工作。1973年8月,被选为中共第十届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1975年1月,被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吴德担任重要领导职务,正当“批林批孔”运动之时。对于批林,吴德是积极的,但对于批孔,吴德就不积极了。特别是当他发现“四人帮”利用批孔,影射、攻击周恩来时,他不但不批孔,还对“四人帮”有所抵制。而且,他通过一系列事情,逐步认识了“四人帮”的本质。吴德后来说:我对“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阴谋活动有个认识过程,特别是在“批林批孔”运动以后,对他们的认识逐步提高,对他们的活动有所警惕。“批林批孔”实际搞成批“周公”,即批周总理。政治局对“批林批孔”运动的方针、步骤都没有讨论过。事后证明,毛主席对他们的具体活动也不完全清楚。

吴德的风雨人生(下)

◆1973年8月,中共十大在京召开,吴德(左)和汪东兴在主席台。

毛泽东批评“四人帮”搞“三箭齐发”后,吴德对“四人帮”批孔,把矛头指向周恩来,更加警惕了。吴德说:那个时候,中央的政治生活被“四人帮”糟蹋得不像样子,我对“四人帮”的活动、言论更加警惕了。北京市对“四人帮”布置的事,能应付就应付,能顶住就顶住,凡是没有中央正式通知的,都能把住关。

吴德回忆了他主政北京市时,抵制“四人帮”活动的事情。他说:“批林批孔”夹着批“走后门”,在没有中央正式文件之前,北京市没有传达。在“四人帮”大批所谓的“唯生产力论”和江青宣传小靳庄经验时,我布置市委宣传部、北京日报社不要批“唯生产力论”,不宣传小靳庄经验。江青去棉纺厂参观,提出要给每个女工做一套所谓的“国服”。陪同江青参观的北京市委书记丁国钰回来后向我汇报了这件事。我说:那怎么行,谁拿这个钱?这件事顶住不办。江青要做“国服”的事,先念同志向毛主席反映了,毛主席批评了江青。毛主席说:做“国服”,让她拿钱。

吴德也曾顶过“四人帮”。这是在“四人帮”批经验主义时。当“四人帮”大批所谓的“经验主义”时,吴德就看出:他们这是把矛头指向周恩来、邓小平等老一代革命家的。吴德回忆说:当江青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批“经验主义”,被邓小平搁置后,他们采取了一个新办法,存新华社报道计划中来提出批“经验主义”的任务。姚文元将这个计划报送毛主席审批,企图蒙混毛主席能对报道计划做出圈阅。如果毛主席圈阅了,中央政治局就要讨论执行,这样他们就可以另搞一套。批所谓的“经验主义”,矛头完全是指向周总理和邓小平以及一些老干部的。但是“四人帮”的计划落空了,毛主席没有圈阅同意,而且还批评了他们。“四人帮”把石头砸到了自己脚上。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一向谨慎的吴德,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顶了“四人帮”。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是1975年4月27日晚上召开的。吴德只知道新华社的朱穆之同志列席了会议,对于会议的内容,事先他也不知道,通知开会,他就去了。由于在会议开始前,毛泽东已经有了一个关于批经验主义问题的批示,尽管这个批示对“四人帮”不利,他们还是不敢扣压,于是,在会议开始时,姚文元就说,毛主席有个批示,他念了毛主席在新华社的报道计划上的批示:“提法似应提反对修正主义,包括反对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二者都是修正马列主义的,不要只提一项,放过另一项。”姚文元念完后,政治局大多数同志都主张要把这个批示下发。政治局大多数同志的意图是批经验主义的“火”,已经被“四人帮”烧得很旺了,只有下发毛主席的批示,才能把这个“火”熄灭。但是,“四人帮”不甘心,张春桥跳出来说,毛主席的批示在其他文件上顺便提一下就可以了。张春桥的目的,是尽量削弱毛泽东的这个批示的影响,以维持他们的局面,稳住他们的阵脚。张春桥此话一出,别人就不说话了。这样,双方就僵持起来。会场上一片沉默,并且持续了很长时间,会场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

就在会场一片沉静之时,吴德发言了。他说毛主席的批示应该下发,否则,批“经验主义”的那股风在北京就刹不住。这样大的问题,不经过政治局讨论,也不请示主席,以个人名义到处送材料、发信,这是不符合组织原则的,主席可以这样做,其他政治局成员未经政治局讨论不可以这样做。现在老干部刚出来“三结合”,刚刚稳定和安顿下来,你们又搞起什么批判“经验主义”。所谓批判“经验主义”是反对老干部的,你们几个人背着政治局这样搞是宗派主义!

吴德的这个发言,是够大胆的,他直接指向“四人帮”批经验主义的问题,说这是指向老干部的,他还指出了“四人帮”是在搞宗派主义。不仅如此,吴德还不点名,但却是很直接地批评了江青,指出了江青到处送材料、发信的问题,说这样做是不符合组织原则的。

由于吴德这个发言直指“四人帮”,自然引起他们的仇视。吴德发言时,江青一直用眼睛瞪着吴德,姚文元也发呆似地看着吴德。他们或者是为吴德的发言而生气,或者是因为吴德直接揭露了他们的本质,或者是对吴德这个平时谨慎的人却有如此大胆的发言而震惊。但吴德却并不害怕,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孤立的,果然,吴德发言后,叶剑英紧接着发言。叶剑英说,主席讲你们是“四人帮”,要你们停止活动,你们是停止活动了,还是照样活动?叶剑英的问话非常有力量,也鼓舞了其他同志发言批评“四人帮”。大多数政治局成员发言,要求把主席的批示发下去。“四人帮”则在会场上一言不发。这次会议不欢而散。

散会后,邓小平不无赞赏地对吴德说:你今天鼓了很大的勇气吧?吴德说是啊。第二天,也就是4月28日,正生病住在三O五医院的周恩来得知此事,特意找吴德去谈话。周恩来见到吴德的第一句话就问:你们在会上吵起来啦?吴德回答说,只是说话声音大了一些。周恩来说,你还能吵起来,周恩来言外之意是,你吴德平时谨慎得很,怎么还敢顶“四人帮”?周恩来接着劝吴德和为贵嘛!团结要紧。吴德回答说:我看不惯了,就说了几句话。周恩来说:要注意方式,多个别交谈,别影响团结。周恩来与吴德谈话,主要是劝吴德要讲团结,要注意方式。吴德见总理身体不好,还为自己操心,很过意不去,怕影响周恩来的身体,在谈了半个多小时后,就告辞了。周恩来送吴德出来,显得心情很沉重。他对吴德说你知道不知道,主席对两方面意见在观察中,他们会反攻的,反攻时你是吃不消的。吴德知道,周恩来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但是,他的立场使他义无反顾,对周恩来说:我懂了,我有精神准备。

吴德的风雨人生(下)

◆1975年,邓小平、李先念、吴德在中山公园参观游园活动。

但是,周恩来和吴德都没有想到,那次政治局会议后不久,毛泽东更严厉地批评了“四人帮”。那是在1975年的5月3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亲自主持政治局会议。会议开始前,毛泽东和与会者握手,当和吴德握手时,毛泽东再一次说:吴德有德。这是毛泽东第二次说吴德有德这样的话。吴德听了这句话,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正是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专门集中批了“四人帮”,并且把“四人帮”的问题提到了“三要三不要的高度”。毛泽东说要团结不要分裂,要马列不要修正,要光明正大不要阴谋诡计。“四人帮”不要搞了,为什么照样搞呀?二百多中央委员,为什么不和中央委员搞团结?搞少数人不好,历来不好。

毛泽东对“四人帮”的批评,使吴德感到痛快,但他对毛泽东在会上说的“这次和庐山会议不同”的话,摸不着头脑,因此,他又一次采取了慎重态度。5月3日政治局会议之后,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批评“四人帮”,吴德在会上也发言了,他这次发言,没有批评江青,也没有批评张春桥、姚文元,而是问了王洪文:你们几个人商量,你背着周总理和政治局其他同志到长沙去见毛主席,你谈了什么?但是,不管吴德怎么问,王洪文就是不说话。在以后的会议上,吴德也就不怎么发言了。后来,邓小平请示毛泽东同意后,决定暂时停止批评会,问题先挂起来。吴德当然也同意这个办法。

吴德采取慎重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毛泽东在5月3日说的“这次和庐山会议不同”那句话,一直使吴德感到困惑,他一直记得周恩来说的那句话:主席对两方面意见在观察中。他不能不采取慎重态度。后来毛泽东让张玉凤找吴德,在闲谈中了解情况,吴德也趁此机会问张玉凤如何理解“这次和庐山会议不同”这句话?张玉凤说:4月27日政治局会议之后,江青打电话告状,要张玉凤转告主席说,4月27日的政治局会议上,叶剑英和吴德跳出来围攻他们,连倪志福也跳了出来,这是庐山会议的再现。张玉凤说:毛主席不同意江青这样说,所以说这次和庐山会议不同。听张玉凤这样一说,吴德才恍然大悟。

1975年底和1976年初,“四人帮”掀起了“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吴德认为,这场运动不得人心,因此,他采取了消极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也对江青有所抵制。例如,在对待电影《创业》和《海霞》问题上,吴德的态度就和邓小平一样。江青对电影《创业》横加指责,毛泽东说此片无大错后,江青仍然要编剧张天民检讨。还不通过中央就把吉林省委书记王淮湘召到大寨开会。对此事,吴德和陈锡联、纪登奎一起找王淮湘谈话,批评王淮湘不经中央同意就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还指出:江青的讲话不对,不要传达。在中央政治局审查电影《海霞》的会议上,吴德发言,说这个片子政治上没有什么问题。他的发言起了一定作用,《海霞》得以发行。对此,江青很不满,大发脾气。

在四五事件中

1976年1月,周总理逝世。广大干部群众出于对周总理的热爱,开展了许多悼念活动,但是,“四人帮”却千方百计阻挠群众悼念周总理。“四人帮”越阻挠,广大干部群众越是要悼念。到1976年3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形成了一股群众悼念周总理的热潮。

应该说,吴德对周总理是有感情的。吴德到北京工作后,在许多重大问题上,周总理保护过吴德,指点过吴德。吴德也很听周总理的话,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站在周总理一边。在周总理逝世,群众展开悼念总理的活动,而“四人帮”却大力镇压之时,吴德的态度是不激化矛盾。吴德在自己的回忆中说北京市委为了不激化矛盾,曾向基层党组织发出通知,要求各单位在本单位举行悼念活动。但基层组织没有照办,依然纷纷去天安门广场。当时的洪流只能宣泄不可阻挡。市委没有再作任何禁止和反对,而是要求各级干部、卫戍区指战员、公安人员和民兵,维持好天安门广场的秩序,引导群众安置好花圈,加强巡逻,防止现场失火。

当天安门广场上的悼念群众超过一百万时,吴德还派人去广场观察。当广场上出现矛头明显指向“四人帮”的诗词和标语时,吴德为了防止被“四人帮”抓住把柄整人,激化矛盾,要求覆盖或悄悄揭下这些诗词和标语。揭下的这些诗词和标语送到吴德那里,他看了,知道这些大量是反对“四人帮”的。但他没有出过一份简报,也没有向上汇报。当广场上和灰观礼台上摆满花圈后,吴德指示开放红观礼台,摆放花圈。吴德后来说:“我们与群众的感情是相通的,毫无对立情绪。”“我当时认为情况是复杂的,天安门广场上虽有反对‘四人帮’的诗词、标语,但更多的群众言论、活动是悼念周总理的;有少数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在乘机活动,但不是一个反革命事件。”

吴德的风雨人生(下)

◆天安门广场的悼念群众。

4月4日晚,事态严重起来。当天晚上,政治局在人民大会堂开会,会议由华国锋主持。吴德作为北京市的负责人,在华国锋讲话之后,汇报了天安门广场上的情况。吴德主要是介绍了有多少单位,多少人,送了多少花圈,花圈大的有多大。吴德汇报后,对广场群众运动说了一些错话。对此,吴德在时隔二十多年后,在《十年风雨纪事一一我在北京工作的一些经历》一书中,坦然承认自己当时说了错话。这些错话有“送花圈较多的单位也是问题比较多的单位。”“从4月2日就开始有恶毒的煽动、讲演,内容很反动。”吴德还说:“这些活动是受了邓小平的影响,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准备形成的。”吴德虽然说了这些错话,仍然认为:“但到广场去的人大多数是出于怀念周总理”的。吴德在北京采取的措施,就是向基层做工作,把中央的电话通知发下去,说明有坏人利用群众的心情,攻击毛主席、党中央,破坏批邓大方向。吴德主张,用二三天时间做群众工作。政治局会议同意吴德的意见,也没有人说这是反革命事件。但会议刚要结束时,江青提出,清明节已经过去,悼念活动应该停止了,现在就动手,把广场上的花圈全部送到八宝山去。吴德想推拖,但江青不依不饶,要求立即动手,没办法你们也要想办法。吴德仍然坚持要做群众工作后再运走。后来华国锋对吴德说:老吴,你考虑考虑,动员力量,今天晚上解决吧。吴德只好执行。

当吴德组织人于深夜把广场上的花圈运走后,第二天,群众发现后,震怒了,于是天安门广场爆发了更大的群众运动。由于毛远新的汇报毛泽东对广场群众运动的性质做了错误判断。4月5日下午,政治局继续开会,这次邓小平也去参加了,张春桥公然当面大骂邓小平是“纳吉”,他们还造谣说,邓小平去了广场。吴德当时站出来说:据我所知,邓小平同志没有去广场。但是,有了毛泽东的定性,“四人帮”跳了起来,他们趁机提出调十万民兵镇压。吴德心中不赞成,只能用拖的办法,他说工人已经下班回家了,调不来那么多。吴德还说,广场上的人比民兵多得多,搞不好广场会更加混乱。张春桥说用广播的办法动员群众离开现场。江青盯上了吴德,用手指着吴德说,你是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主任,你怕什么群众?应该由你出面讲话,动员群众离开,把你的讲话录音,放录音带。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于是就有了吴德在天安门广场讲话的广播稿。这个稿子当然也是由政治局通过的。

当决定镇压时,吴德仍然采取了拖的办法,他的想法是怕发生流血事件,打算在半夜再行动,那时群众也走得差不多了。他找了很多“理由”,如工人刚刚下班,现从家里找来的,集合迟了;事先没有通知交警,民兵沿途受到了阻拦,影响了集合时间;先到的女民兵多,执行任务有困难,等等。实际上民兵早已经在中山公园、劳动人民文化宫集合好了。吴德就是想拖到半夜再说。虽然“四人帮”对吴德很不满意,但吴德硬是“拖”,他们也没有办法。到半夜,果然广场上的人大部散去,只剩下一千人左右,这时,民兵才出动清场,只抓了一百多人,经过审查后,大部分也放了。对天安门广场的这次清场,时隔二十多年后,吴德强调:“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没有死一个人。”

但是,这次四五事件,却给吴德留下了永久的痛。吴德说“粉碎‘四人帮’后,我对在四五事件中所犯的镇压群众的错误作了多次检讨,我还检查说‘我在天安门广场事件的广播讲话中,诬蔑了邓小平同志。’在当时的龙都国际娱乐官网条件下,由于我所处的地位,我无法不执行毛主席和中央政治局的决议。尽管如此,错误总归错误,只要把它放在龙都国际娱乐官网的长河中去参考和认识,是尽可以做到心悦诚服的。”

在粉碎四人帮中起了好作用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主席逝世,“四人帮”加紧了篡党夺权的步伐。华国锋和叶剑英、李先念等商量,决定粉碎“四人帮”。

实际上,吴德此时也感到了威胁。因为吴德在北京工作期间,与“四人帮”很不合,在许多事情上,吴德抵制了“四人帮”,江青他们认为吴德是周恩来线上的人,因此,江青多次指责吴德中邓小平的毒太深,多次当面训斥吴德。江青还在背后说:吴德是国民党。吴德认定,“四人帮”上台后,会对他下手。在华国锋、叶剑英酝酿粉碎“四人帮”这一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龙都国际娱乐官网时刻,吴德坚定地站到了华国锋一边,成为华国锋粉碎“四人帮”的坚决拥护者和实际参与者。华国锋也对吴德表现出充分信任,有大事都和他商量。

吴德回忆,那个时候,华国锋多次和他商量解决“四人帮”的问题。在毛泽东致丧期间商量过,在9月底又商量过。一开始,吴德向华国锋提出通过政治局会议表决的办法处理“四人帮”,但李先念问,你知道不知道赫鲁晓夫是怎样上台的?这使吴德恍然大悟。因为他知道,赫鲁晓夫是通过中央委员会表决上台的,他上台后,把对手打成了反革命。于是,吴德放弃了通过表决的办法解决“四人帮”的提议。他同意华国锋关于用隔离审查的办法解决“四人帮”的意见。

在粉碎“四人帮”之前的几天里,吴德做了一些准备工作。他向北京市和北京卫戍区的一些负责人打了招呼,让他们有思想准备,站到华国锋一边来。吴德还和吴忠一起,采取内紧外松的原则,调动了北京军区一些军队,布置在北大、清华附近,防止意外情况发生。华国锋在中南海抓“四人帮”,实际上把北京市的安全交给了吴德。华国锋先后两次对吴德说,北京市的稳定,你全权负责。吴德也按照华国锋的要求,认真地做好了他应该做的事情,对于保证顺利粉碎“四人帮”,起到了一定作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百科全书》中“吴德”一条中写道,吴德“在粉碎林彪、江青集团过程中,完成了中央部署给他的任务。”这一条写得是很公正的。

粉碎“四人帮”后,吴德在天安门广场召开的北京市百万人庆祝大会上发表讲话。这次讲话,吴德精神饱满,讲话时气力也很足。这表明,他对于粉碎“四人帮”,发自内心地高兴。

尾声

在粉碎“四人帮”后,吴德是坚决拥护华国锋的,他讲过拥护华国锋的话,也讲过“凡是”的话。但当时他讲的,不是“两个凡是”,而是“一个凡是”。这个话是吴德在1976年11月向全国人大常委汇报时说的,原话是,“凡是毛主席指示的,毛主席肯定的,我们要努力去做,努力做好。现在把‘四人帮’的破坏和干扰除掉了,我们应该做得更好,也一定能够做得更好。”对此,吴德后来解释说,这是针对“四人帮”的,他说,当时,我考虑是毛主席首先宣布王、张、江、姚等人是“四人帮”的,又是毛主席指示“要注意江青他们有篡党夺权的野心”的,我认为汇报应该强调粉碎“四人帮”的行动是根据毛主席的指示来做的,以此为根据才能更好地稳定全国的局势。因此,我在汇报中历数了“四人帮”的罪行之后,讲了“一个凡是”的意思。我在思想上没有要阻止邓小平同志出来工作的念头,也没有意识到这样讲话会引出问题。

吴德的风雨人生(下)

的确,在粉碎“四人帮”之后,吴德还和李先念、陈锡联一起去北京西山看望邓小平,还说了要请邓小平出来工作的话。但是,正如吴德自己在回忆中所说的,他在一些问题上犯了错误。鉴于此。在1978年12月,他被免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市革命委员会主任职务。1980年2月,又被免去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1980年4月,他辞去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职务。后来,中央考虑了吴德的情况,决定吴德进中央顾问委员会。这样,从1982年9月起,吴德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实际上也是退到了二线。

中央不再设顾问委员会后,年纪已经很大的吴德,实际上就不工作了。退下来的吴德,过着安宁的晚年生活。但是,龙都国际娱乐官网不会在他的头脑中抹去。一幕幕生动的政治大事,时常浮现在他的脑海。1992年,在北戴河休养的吴德,回忆了自己的风雨人生,特别是比较系统地讲述了他到北京工作后经历的政治风浪,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1995年11月29日,吴德同志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全文完)

(注:本文参考了吴德的口述记录材料和《十年风雨纪事》一书的部分史料,使用前参照其他材料对部分材料做了进一步的核订。)

感恩回馈

新年之际,为了回馈广大粉丝

党史博采准备了图书

每天赠送给大家!

本期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提供的

《大道之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

赠予党史博采的忠实粉丝。

本次活动为期一周

每天送出五本

大道之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

吴德的风雨人生(下)

本书由京沪五位中青年学者联袂创作,上市一周三大网店全部售空,出版至今热销58万册,荣登2017年当当年度好书榜社科文化类第5名、中央党校发布的党政领导干部2015年春季热销书推荐榜。

本书高扬社会主义理念,直面“中国问题”,以贯通中西、跨学科的学术视野,从文明、政治、社会、基层、经济各方面分析了中国道路、中国制度、中国治理的优势与问题,探讨了中国共产党如何克服重重危机与挑战,并回答了干部群众关注和困惑的一些重大问题。

想得到这本图书很简单

请抓紧参与我们的活动吧。

我们将在每天的留言中,筛选出五名优质留言粉丝赠书一册。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注明转自《党史博采》。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

本文作者:党史博采(今日头条)

Tags:吴德   华国锋   陈伯达   李作鹏   海霞   毛泽东   张玉凤   庐山会议   黄永胜   四人帮   周恩来   江青   吴法宪   十年风雨纪事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